• 联系我们
  • 地址:湖北武汉三环科技园
  • 电话:159116031100
  • 传真:027-68834628
  • 邮箱:mmheng@foxmail.com
  • 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 - 时尚包包
  • 小老板海外代购290单 逃税35万被判走私罪
  •   从国外人肉带回一个大牌包包,然后再转卖掉。此前,这样的行为在普通人看来,并没有什么不当的地方。但现在,做“代购”的亲们要注意了,“人肉”回来的包包,很可能就被定性为“走私”。

      这不,宁波海曙有一家做代购生意的包包店老板,就因“走私普通货物罪”,近日被宁波中级法院18个月,缓刑2年,并处罚金55万元。

      很有经济头脑的他发现,PRADA、LV这些奢侈品包包,远比国内的一些品牌好做。于是2011年8月开始,杨某涉足做“代购”。

      杨某还是蛮诚信经营的。为了代购到正品,他先后找了近10名经常出国的商务人士、留学生当“买手”,支付给他们一笔代购费,让他们在国外帮忙购买奢侈品的时下新品。

      而买手们,有些是将货物寄回国内,有些则是“人肉”带回。通常为了赚到国内国外的差价,买手们在入境时都会选择无申报通道,也就是说不用交税。

      不到两年的时间,杨某让买手们从国外带回了数百件货物。因为没有交税,杨某店里的奢侈品售价比其他专卖店要便宜不少。

      也正因为杨某的货品质好,价格又实惠,渐渐累积了不少客户资源。据杨某自己说,他的店每个月平均成交10单以上,不到两年已经卖出了290件货物。

      2013年5月21日,杨某的“买手”之一黄某从韩国旅游回来,带回了5个PRADA包包,当时选择的依然是无申报通道。

      5个包包价值数万,已远远超过法律的5000元应该申报金额。黄某当即被海关拦了下来,慌了神的她将此事告知杨某。

      杨某意识到,一旦黄某说出,他就要面临处罚,所以他给黄某发了一条短信,让她一定要咬定说包包是自用的。

      随后,宁波机场海关缉私了杨某的箱包店,除了店里的3个MIUMIU钥匙包,还在电脑上发现了一张货品登记表——那是杨某跟他的买手之间的“对账单”,里面详细记录着“买手”们帮他代购的信息。

      今年2月,杨某被宁波市检察院起诉到宁波中院。中院审理后认为,杨某为牟取非法利益,海关法规,逃避海关监管,走私货物,偷逃应缴税额较大,其行为已构成走私普通货物罪。

      最终,杨某被判处有期徒刑18个月,缓刑2年,并处罚金55万元。此外,他违法所得的35万元也被依法追缴。

      为什么杨某会被认定为“走私普通货物罪”?浙江东方港律师事务所的毛晶宇律师认为,代购目前是一个灰色地带,往往是在打擦边球,一不小心就会了法律法规。是否构成犯罪,主要还是看是否牟利为目的。

      “但总体来说,个人代购的日子会越来越难过。”毛律师说,去年海关总署下发了56号文件,要求进出境货物、物品信息提前备案,且数据联网,能够积累跨境电商平台的信誉。个人代购本就是靠不纳税来获取利润,如果代购物品进行备案,必定就要交税;一旦交税,利润也就所剩无几了。

      苏荣说“叫纪委查你!”并不是说说如已,而是谁得罪了他,谁就真的可能被查。苏荣是省委,叫纪委查谁,纪委不可能不听,这是因为除了省纪委是中央任命,其他的省纪委领导都是省委任命,头顶上的帽子捏在他手上能不听吗?

      国家统计局近期发布的《全国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》显示,50岁以上的高龄农民工数量已经逼近4700万,透支身体多年后,这群背井离乡的“爷爷辈”农民工必须要面对更为严重的问题——养老

      这些口号不但夸张,也扭曲高考,让高考“妖”失去人性,变为的竞技。梦见老虎咬人每年这个时候,在社会和周围的影响下,考生和家长都难免有焦虑和紧张情绪,也逐渐有把高考当“”的心态。

      如果日本丈母娘“为了女儿”向女婿要房子子,不仅会惊呆女婿,也会让女儿觉得母亲脑子出了问题:“我俩觉得没问题就可以了,你有什么发言权啊。”